当前位置: 主页 > 六合风彩 > 内容

热门内容

古典吉它概论(转

时间:2017-08-15 05:5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像科学或文学一样,不管记述的是抽象的抑或是具体的,大都能够把所要表达的概念或意思明确地传递给读者。可是遇到音乐这种艺术时,尤其是有关技巧方面的论述,就会发生难以预料的困难。也就是说,要借助文学或语言,把它的内容充分表达出来,而且要明了精确地让读者有清晰的概念,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此事和吉他一直缺乏结合理论与奏法的专书有关系。虽然有关演奏法的书很早之前就出版过不少,但很难说具有“力”。这是由于即使该书是由某位大师所撰述畅论其演奏法,可是却鲜能将心中的意思恰当而且充分地表达出来。除了少数是由于缺乏文学家般的文字技巧外,大都是因为音乐的内容很难用文字描写的那么确切。由于这种原因,在学习吉他时,若要进步迅速,最好的方法莫过于跟随优秀的老师学习,直接接受指导、训练与,这样远比研究音乐著作有效得多。

  吉他大师耶佩斯(N.Yepes)曾说:『应该把一切都想成音乐,而不要想成是吉他。』可是一般人的看法却恰恰相反。有许多人高喊着『吉他!吉他!』,把吉他认为是至高无上的,此事不人感到他们已遗忘了音乐的本质。正是由于这种错误的观点,结果在弹奏任何乐曲时,只注重技巧的表现方法,而忘记了比技巧更重要的音乐二字。因此,他们的演奏就了魅力与光泽。

  由此可知,如何使乐器演奏技巧变成为“音乐”,学习者在到达这一境界之前,必须先根据学习者本身的生理条件,尽早了解乐器的特性,并把机械式技巧磨练好。耶佩斯曾将他的演奏在某种程度上,强调所谓灵魂或诗的要素。当他在畅论音乐与艺术好像机械式技巧时,我们却从他的演奏中,随处看到他主张彻底学会机械式技巧的地方。这一切都明白地告诉我们,吉他学习都必须从技巧开始,等到机械般铁技巧成为牢固的基础后,再逐步向“音乐”的迈进。

  在进一步探讨“技巧”与“音乐”的关系前,首先,我们先假设为了达到“最高的目标”,这需要“演奏技巧”。同时为了学会这些技巧必须的前提条件是,在演奏的生理上必要的“机械式训练”。上述的这三个阶段并不是彼此的,而是全是由艺术所统一。在这里必须解释清楚的是,机械式技巧(Mechanism)并不等于是演奏技巧。这句话很容易混淆,也容易引起错觉,所以必须仔细深入地思考并加以区分。许多人说:“技巧是天生的才赋。”如果把天分说成这样,那么机械式技巧就成为不同的事物了。机械式技巧与演奏技巧,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密不可分的。如果要精密地加以诠释,两都可能就有了差别,只是演奏技巧,查能成为“音乐”罢了。对于没有天分的人,也许机械式技巧最后仍以机械式技巧终止;而由于各种因素,有天分的人可以从机械式技巧,进入真正的演奏技巧中。

  在这里让且让我们回顾一下吉他的历史。在19世纪时,吉他正处于“第一黄金时期”,并由索尔,朱利亚尼,卡尔卡西和阿瓜多等人,确立了吉他演奏的基础,然后这个演奏的形态就被继承下来。随后又相继出现塔雷加,塞戈维亚为吉他大增光彩。在这个由19世纪起始的演奏传统中,虽然在奏法上多少有些变化,但不管是演奏家或作曲家,全都和这体系产生相当的关联。进入后,演奏技巧变得更为严格艰深,对音乐的概念与机械式技巧训练,以及增进演奏技巧的各种方法等,成为吉他学习上的主要课题,并产生了研究与设计的必要。而且这一切又被归入技巧体系中,同时要求对灾些理论与方法必须有明确的概念。于是出现以塔雷加为首的“近代奏法”,以及其他有关各种奏法的著述。尤其是以人类的生理条件或是对乐器的物理与机械的条件为主,然后自此出发的演奏论述越来越多。像卡雷瓦洛的“完美学派”即为一例。总体而言,不论是任何学派的技巧体系,如果过分拘泥在这些论点上,有时反而会使演奏变得不自然。

  若是过分强调这些事会使演奏的趣味荡然,也远离了“音乐”本质。当我们而对吉他演奏法的种种问题时,虽然各个段为了方便被区分为不同等级(初,中,高级),得最主要的问题是任何程度都有所谓困难的地方,觉得难以表现的段落等,对于这样的瓶颈,可能有人觉得很困难,有些人并没有这种感觉。同时也有前人觉得困难的技巧,现代人却都能轻巧地克服。此事或许是由于时代的进步所。只要看看我们的四周,当自己初学时,听到要弹奏《阿斯图里亚斯的传说》或是《魔笛》一定觉得难如登天。可是到了现在,连青少年也以能轻易地弹出来。可是在相反的角度上,时常会在简单的乐曲中发现其难度。此事并不是技巧的问题,而是在发掘音乐的内涵与探求“美”的时候,也同时伴随着“诠释”的问题。

  每一个人都希望早一天从摸索的状态中出来,而且在不断与创造中渴望着建立新的传统。如果要达成这种愿望,我们每个人就必须每天努力去探寻新鲜的境界与表现。也许有人对某些技巧观点存有不同看法,这是因为通向“音乐”的道不止一条,所谓“殊途同归”,只有广泛吸取知识和身体力行,才能促使自己的人技巧有所增进。近年来,好像有轻视“传统”的倾向,当然,只要是天才不可以不重视它,而仍有出众的表现。可是这样的人毕竟没有几个,“现代”必然会出现某些不足的现象,为了弥补它,我们不能不正视传统。这是由于在建立新的演奏体系时,不可或缺的正是一种“知古鉴今,继往开来”的学术。

  La Stella(司黛乐) SA-190C缺角 原声木吉他 司黛乐吉他(原木色、日落色可选)

  南宁乐器网南宁音乐教学南宁吉他教学南宁吉他培训南宁吉他老师南宁学吉他柏赢吉他教室南宁柏赢吉他南宁少儿吉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