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六合风彩 > 内容

热门内容

几乎人人买马地下黑色风暴湖北

时间:2017-08-01 03:1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如果没有身处其中,很难想象地下在农村及中小城市状况,它像SARS一样,了一个地区经济后,又迅速蔓延到另一处新鲜的肌体。地下所到之处,很少有人能幸免,不分、职业、年龄,接触到它的人就像中了鸦片的一样欲罢不能。

  2004年初,地下黑色风暴在湖北省荆州地区渐渐平息后,又入侵到湖北省松滋市。松滋市位于湖北省中南部,长江中游南岸,全市人口近90万,其中80%以上为农村人口,是一个以农业经济为主的发展中的县级市。

  记者分别于9月中旬和10中旬两次对该地的地下情况进行了调查。在调查采访的过程中,很多问题引起了记者的深思:地下凭什么了这么多的人?谁在靠它赚钱?它给人们的生活到底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部门如何来治理?

  这就是地下的,说到底就是的,它利用了人们对的和渴望一夜暴富的心理,用活生生的例子感染越来越多的人,这也是地下发展如此迅速,而且生命力强盛的根本原因。

  地下是一种借用了的游戏规则的非法赌博行为,也有人称它为“赌马”,参与的人叫“马民”,买号则叫“买马”,而统计马民所买号码的地方叫“马庄”。它的玩法比更简单:在1-49这49个数字之中有一个数字为中号码,这个数字叫“特马”,参与者买中了特马,则会得到1:40的赔付。

  为了缩小“撒网”的范围,人们对这49个数字大动脑筋。这些数字与十二生肖相对应,本命年生肖对应5个数字,其他的生肖对应四个数字,生肖所对应的数字之间都相差12,并以顺时针方向为。以今年猴年为例,猴对应的数字为1、13、25、37、49,羊所对应的数字则为2、14、26、38,依此类推。

  马民们买马的时候,一般先会选定所买的生肖,然后对生肖所对应的数字进行押注。当然为了扩大中几率,马民们一般会同时下注好几个生肖,其中某一个或两个生肖为主打,对这些生肖的号码全买,然后在其他的一些生肖中挑出几个号码进行押注。

  马民们一次购买的号码通常会在5个以上,有时甚至有十几、二十个。这些数字是马民们的希望,虽然大多数时候是全军覆没,血本无归,但这并不会令马民们,因为每个星期开三次,分别在周二、周四、周六晚上8:45分,这一次没有中,一天之后,又可以重整旗鼓。

  推动众马民买马热情的不单单是这巨大的赔付,还有那些买中的幸运者的榜样作用。因为参与的人数众多,所买的号码不尽相同,总是会有人买中的时候,押注小到两元三元,大到几百上千,虽然基础不起眼,但是赔付到手的成千上万的现金却闪花了许多人的眼睛。因为几乎是人人买马,所以在日常生活中,“讨论号码”和议论中彩的事情成了人们最主要的谈资,幸运的例子会被迅速开去,而且在的过程中不断地被夸大。这进一步激发了人们的热情,加大押注,扩大买号范围,期望自己也能有这样的好运……

  地下循环的周期短,而马民们几乎是期期都买,所以大多数马民都有买中的记录,而且很多人是连中几期。虽然总体算来是亏多赚少,但这还是给了马民们很大的鼓励。在记者采访中,很多马民对记者说,买马就是一个“悔”字,没买中时,悔为什么买那么多号码,押注又那么多;而买中的时候,又悔为什么特马不多押?也有人说悔不该买马,但是当下一期开号时,还是没能抵挡住。

  马庄为了鼓励马民们参与买马,给参与者免费发放各式各样的,据记者了解,不同版本的达到4种之多,这些有手写版再经过大批量复印而成,也有经过电脑排版打印出来再经过大批量复印而成的。的大小不一,形式各异,手写版的一般是A4纸,正反两面都有内容,质量粗糙,图文都难以辨别;电脑排版的内容较丰富,有的甚至16开32个版,但是这种不是免费的,1元到两元一份。这些的内容通过各种图文透露各种,人们通过这些似是而非的图文发挥最大的想像,这就叫“悟马”。

  当记者看到这些时,不禁哑然失笑,以103期为例,一份手写版的上透露的为“什么叫违约?”“什么叫前卫?”有马民悟出的号码居然为13和12,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两个词的笔画数是13和12。

  其中也能看到利益,因为马民人数众多,一张A4的手写版复印出的卖2毛钱一份,1000份则有200元的收入,而且每周有三期,数量也远远不止1000份。

  这些的内容从何而来呢?一位马庄告诉记者,一部分内容是传真过来的,一部分内容是马民自己悟出来的,还有一部分内容是从网上下载的。记者看到几个版本的上赫然写着“九龙传真”的字样,但这种“传真”一说的真实性让人感到怀疑。

  按照这些的提示,能买中马吗?记者拿出过期的来看,居然没有“悟”对一次,一位马民说,一是看个人的好不好,这里面的确有,另一个是看个人的财运好不好。

  的影响使地下的热潮不退,有马民对记者说,很多时候输灰心了,也下定了决心不再买了,但是每天听到的看到的全是与买马有关,又忍不住去买了,就像吸鸦片一样,想戒都戒不掉。

  9月18日傍晚,记者从松滋市的郊区去市区,先是步行然后坐公交车再打车沿途经过农村、城乡结合部及市区。

  夕阳余辉下的村庄并不,傍晚六点,摩托车来往频繁,这些忙碌的摩托车主要任务是沟通这一期号码。村庄里的气氛神秘而热烈,人们三五成群地交谈着,交谈的内容也是。农民还是那么质朴和热情,记者随处停下问村里人,他们都会很热情地回答他们所认为可能中的生肖和号码。

  在公交车上,人们拥挤在一起,车上好些人显然是相互认识,正在谈论着和某人中情况,有些人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边研究边讨论。

  在记者调查中发现,多数家庭全家参与买马,就连六七十岁的老人都参与。人们在农忙之余谈论最多的就是买马,甚至有不少人把带到农田,休息时可以“悟马”。多数家庭有放大镜,这是为了方便更清晰地看,几乎是家家都有。

  面对同样的几率和公平的竞争,人们意识到,团结一致,互相沟通会扩大中机率。很多不曾认识的人,因为提供了有价值的号码,热络地联系起来,而认识的亲朋好友,在此时更是互通有无。到开那一天的6-8点钟,是人们电话最忙碌的时候,记者在此时间段试着与几个朋友联系,了多次忙音。

  电话在城乡普及率很高,一位马民说,他家的电话费这几个月猛涨,电话在几个月前的作用是偶尔接听,自己拨出去的很少。现在电话热闹了,一到买马的那一天,来他家打电话的人多了,而且电话响个不停,都是互相通知的“最新消息”。另一位有手机的马民,一到买马的那一天,手机短信满满的,内容都是买马,到晚上6、7点钟,他更是忙于接打电话。这些信息有准的吗?他说,通常把这些沟通来的数字抄下来能有二十多个,这往往又不能全买,最后也只是挑几个自己相信的来。其中有几条的确是准的,提供的号码中有特马,但是当时并不知道这是准的。

  湖北武汉的《XX都市报》曾在松滋出现脱销的情况,一份从5毛钱卖到一元钱,有时甚至卖到一元五角,因为很多马民认为,娱乐版的一些图文有。马民们根据的提示,再结合《XX都市报》,如果猜想吻合,则是参破了。

  一位马民对记者解释如何参破这个:上有一个词“一目了然”,而《XX都市报》娱乐版有一则广告,张曼玉带着美丽的戒指,一手捂着眼睛,妩媚地笑着。他很高兴地对记者说“看!这不就是一目了然吗!”接下来,他拿出放大镜,很仔细地研究这则广告,最后终于看出,张曼玉的某一缕头发的造型与某个生肖相似。这位马民说,把这则广告放在这里是有意义的,主要是向马民透码。

  《》在松滋本不是一个受关注的节目,但是因为地下,它的收视率猛升。很多马民认为,的节目是方面制作好了,而专程送到央视播放,也是向马民透马。而马民们并不知道在片中什么地方会透码,在观看的时候,非常认真仔细,在观看过后,马民们会互相沟通所得,并其中的确存在。

  而另外央视的一个烹调节目中,许多马民认为,其中切菜的刀数与所用的原料都有,很多人会默数切菜的刀数,留意所用的原料,并作出种种猜想。

  但是让记者吃惊的是,很多人凭借这种没有根据的猜测连中好几期。没有人能说出这种猜测的起源,但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些在“透码”。

  还有一种现象,在上登有一些“”“”及其他人的手机号码,这些人所打出的广告是“内部透码”等,记者拨通了其中几个人的手机,他们的话语中带着浓重的南方口音,在谈到“透码”一事时,他会给出几个号码,但是他要求如果中了,则给他寄钱,寄多寄少随心意。在调查过程中,不时有听到这样的传言,有马民依照他的买中过,并依照诺言寄钱过去。但记者的几位朋友根据这些人提供的号码买过几次,无一人中过。

  所有买马的人都想靠它来发一笔,都想通过这种赌博而不劳而获。但真靠它发了财的马民是凤毛麟角,亏损的则是绝大多数,有的甚至,失常的例子时有发生。

  马庄在地下中起到的一直是一个中转的作用,马民在马庄买号,马庄把钱给上一级的马庄,这样层层,但是最终交到哪里去了?

  马庄的加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只要拥有电话就可以。马庄在开始之初与一些马民都是熟识之人,这些马民一般通过电话先报号,再付钱买马,这种先报号再付钱的方式大大方便了马庄和马民,如果不是马庄认识的人,马庄是不会轻易同意买号的。开后不管有没有中,马民们都会自觉地去交钱,或者马庄沿途去收钱。

  人们根据每期的收进金额数量,把马庄分成大马庄与小马庄。小马庄散落在农村、郊区,一个300户人家的小村庄,一般会有5到6个小马庄,小马庄每期收入金额在2000-15000元左右,而在市区,有些大马庄每期的收入则高达20多万,甚至更多。这些大马庄在接受马民买马的同时,下面还有多个小马庄,小马庄把每期的进账直接交给大马庄。而大马庄把钱交给谁呢?

  “”是“”公司经营的商业性博彩项目,经注册批准,在全港发行。而与此同时,也存在着由私人经营的大量的地下项目。

  一是马庄的工作收入。小马庄在向大马庄进账的时候,每1000元提成100元,这个提成能一般进账在每期4000元左右的马庄一个月有近5000元的收入。

  二是马庄“吃马”。“吃马”是指马民向马庄了所买号码的钱,但是小马庄认为一些号码绝对没有希望,于是把这些号码的钱,而不给大马庄。这笔收入通常很可观,但是风险也很大,马民不关心他们买马的钱到底谁拿走了,但是金要不可的。有些马庄“吃掉”的马中,居然有特马,马庄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在赔付不起的情况下,一种情况是逃跑;一种是去门自首,这样虽然会被,但不至于出现生命。但是,有些马民看到煮熟的鸭子又飞了,会做出过激行为,而且据记者所知,这种事件已发生多起;还有一种情况是倾家荡产给马民进行赔付。

  一个小马庄对记者说,保险一点的“吃马”方法是“平吃”,49个号码中,每个号码平均吃掉一点钱,如一个号码吃掉一元,得到49元,其中一个是特马,必须赔付40元,所以还净赚9元,虽然赚得不多,但不会亏。

  第三个收入是大马庄为了防止小马庄“吃马”,在小马庄的马民如有中,大马庄不仅会赔付金,并会给小马庄一定的励。

  第四个收入是赔付差价。有些大马庄为了增加自己的竞争力,开出比40倍还高的赔付,如1:41,或1:42,而小马庄给马民的赔付依然是1:40。但是这一手段并不常被马庄们采用,只有极少数地区有这样的现象。

  大马庄的利益主要来自于私自做庄开马。整个买马的过程就像一个的结构,最底层是马民,往上是一层层的马庄,小马庄把资金汇拢到大马庄那里,级次越高的马庄每期的收入金额越高。

  大马庄根据每期所开的特马,对马民进行赔付,而赔付后所余资金则吞入自己的腰包,但是也时常出现赔付过高,而无力赔偿的情况。只要有足够的胆量和每期几十万的收入总额,马庄便可以做庄开马,大马庄和马民们进行的都是一种赌博行为,只是大马庄比马民赌得更大。

  记者在调查中得知,松滋市区的一个大马庄每期的收入总额高达20-30万,一个月的收入总额则有300万左右。一位大马庄对记者说“做马庄运气好可以暴富,而财运差就会倾家荡产。有时候特马买的人少,一期马庄能赚十几万,但是如果有人“单丁”(只押一个号码)几万,那就惨了。但是马庄也可以转移风险,如果拿不准,你可以往给更大的马庄。当然,你一次赚大了,洗手不干也可以。”

  地下发展成一种大规模的赌博行为,绞去了大量的资金,并带来了一系列社会治安问题,给正在发展中的松滋带来了阻碍。

  近年来,国家大力扶持农业,农村经济得到很好的发展,农民的收入有明显提高,这是地下在农村中发展迅速的一大原因。

  地下所到之处如蝗虫过境,它的发展有很强的周期性,在一个地方从兴起到流行再到平息,一般有一年半左右的时间,因为它能快速挤走资金,所以它的生命力很强,但是周期很短。

  马民们被抽走了大量的资金,弄得心灰意冷,暴富心理会有一个自然冷却的过程。有马民说“输到不敢输了,心灰意冷,也就明白了。”他所说的明白,是明白赌博不是一条发家致富的,但等大家都明白这一点时,此地对地下也失去了吸引力,它已赚得饱饱得,又寻找另外的肌体去了。

  一般农户买马时,一期押注在10-50元之间,那么一个月的所押金额为120-600元之间,这对于农户已是不小的数字。更有不少农民因为盼富心切,不惜积蓄,一些农民甚至押上了卖棉花和粮食的收入,而重押落空之后,很多家庭因此而酿成悲剧。还有一些职工,参与赌马,给单位和个人带来严重影响。

  松滋市门对地下进行了全面打击,打击对象是马庄和部分马民,采取的方法主要是经济制裁,情节严重者进行,对涉及金额过大的马民及民庄还采事手段进行打击。针对参与的马民人数众多的情况,门对所管辖的区域,进行赌马的宣传,给每村印发了关于赌马的“通告”及“”,并在和电视里进行宣传,群众的法律意识,对马民进行规劝。

  有马民和马庄对记者坦言,如果不是门大力打击,地下会更。因为抓得严,所以现在很多马庄都是偷偷活动。

  “千根头,万根线,打击工作还是有一定的难度。”一位对记者说,“第一是取证难,现在都是电话报马,特别是采取移动电话报马,门即使了马庄但是也难以取证;第二是群众的法律意识淡薄,而乡情浓厚,对马庄有很大的袒护。即使门承诺举报有,但是效果不大。”

  马庄在巨额利益的下,如何逃避门打击?有马庄向记者透露,有些大马庄在开报号的那一天下午便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进行买马,如农户或在宾馆开房间,只随身带着移动电话,通过电话与马民们和小马庄联系。这样便不会给门留下。

  据记者调查,比起7、8月份,10月中旬地下在松滋市区及周边郊区的势头有所回落,但是地下正在向松滋以北地区蔓延。(见习记者杨婷)

相关推荐